首页>> 科幻小说>> 叛逆读者点击 >> 第十章:松木香和外套。

第十章:松木香和外套。(1 / 1)

作者:赵书宇

这天气像要入夏。

宋湘睡着了,脑袋一点一点的靠在车窗上,被柔软的抱枕垫住,窗外面的阳光撒了一片,车停在小区门口的香樟树底下,树上不知道是什么虫子一直在叽叽喳喳个没完。

顾宇开了恒温空调,排风口呼呼冒风,口袋里的手机震动,他没拿出来,轻手轻脚放低了副驾驶的座位好让她躺的舒服点,然后打开车门,踩着热风剥开了巧克力糖衣。

宋湘醒着的时候,神情常常是淡的,疏离又吻合,笑起来的时候眼尾半眯着,有一番撩人不自知的意味,额前的头发耷拉着,又显得青春感十足,眸色闪闪亮亮,像是偷吃糖果的狐狸。

兜里的手机似乎响到开始发火,震动声从薄薄的布料往外传,指尖触摸上去,发热发烫,不知道是自己的手指在发烫,还是手机的温度太高,顾宇嚼烂巧克力接通了电话,散漫的语气混带着些许插科打诨的味道,声音刻意压低了,直到离开车辆百来米外才稍稍说得大声了点:

“路上了路上了,我带吃的回去。”

宋湘醒来的时候是下午,黄昏爬上来的,外面风声大,她能听见树叶被吹得沙沙作响,身上的外套随着动作掉下来,腿部盖着一张电竞薄毛毯,坐直身子就滑下去了,排风口尽心尽力的运转,微不可查的细微响动可以忽略不计,宋湘有些茫然的看着身上的毛毯和衣服,车钥匙还挂在钥匙孔里,车盘是亮的,室内温度刚刚好。

车座上睡太久的后遗症就是背脊发酸,好在顾宇调低了高度,不适感降低了不少,但宋湘拿手机的时候,手腕还是不可避免的感觉到一阵酸麻,屏幕起了一层雾气,指腹抹开一片细腻的水珠,提示界面的消息很干净,江迹早上问了一次什么时候回家,中午提醒吃饭,三点前说自己要晚点回家,让宋湘自己记得吃饭。

医院那边工作群消息宋湘没点开看,指尖拨弄到通话界面,通讯录的电话很少,轻轻一翻就能找到。

那边隔了好一会儿才接起,彩铃是一首宋湘没听过的歌,女声缓缓吐出的音律,有点轻又有点慢,歌词似爱意似热恋,她想着应该是营业厅自动设置的去电彩铃,因为结尾加上了运营商的广告词,与歌声截然不同的活泼。

“睡醒了?”顾宇问。

他那头有些嘈杂,有键盘的声响有熟悉的声音在交谈,不过一分钟,这些声音都没了,只有一阵轻风刮过通话话筒的声音,大概是去了阳台。

宋湘关掉空调,一边说话:“你怎么不叫醒我。”

“看你很累。”顾宇说。“吃过饭了吗?”

“你可以叫醒我的。”宋湘慢吞吞挪到驾驶座:“你这辆车,我好像不会开。”

她研究了一下,感觉刹车油门方向盘都认识,但是一摸上去就感觉很陌生,钥匙怎么拧开要不要挂挡,宋湘突然一下回到了刚学车的时候,除了一片茫然就是一脸茫然。

“没关系,我明天来取。”顾宇那头细碎的布料摩擦的声响,好像是转了个位置。

“跟谁打电话了宇哥。”有各不太明显的声音伴随着门把扭动的声音传来,宋湘大概能辨认出应该是刘少杰。

“太麻烦你了。”宋湘又低下头去研究。

顾宇稍微把手机拉远了点,用掌心捂着通话口,低声冲着刘少杰说话:“不关你事。”

“嫂子打来的?”刘少杰也刻意哑嗓子,眼神里的八卦意味却是怎么都遮不住。

“别乱说话。”顾宇耳根有点热:“你个人赛打完了?”

“当然是。。。”刘少杰一愣,突然转了话:“没呢。”他咧嘴一笑,这会儿不知道心里憋了什么坏,刻意清了清嗓子,极其大声吼道:“宇哥,替我们给嫂子问好!”

顾宇吓得死死捂住话筒,眉头一拧,耳根红红,用自以为十分凶悍的眼神瞪了瞪刘少杰,企图震慑住他,奈何对方喊完这句话扭头就关上门溜了。

顾宇觉得自己耳朵和脸都被门给扇了,不然怎么又热又烫。

宋湘那头好像终于弄明白怎么开车了,对着电话说:“我先去给你加油,然后给你开回去。”

顾宇整个人还陷入在她到底听没听到的纠结中,根本没听清宋湘的话,她好像问了自己要不要吃什么,加93#的油还是97#的油,要不要给果粒橙带东西,最后还问了刚刚是不是有人在喊她。

有人喊她?

顾宇猛然回神,对着电话摇头,突然想起她看不见,才急急忙忙一边说一边摇头:“没有没有。”

“是吗?”宋湘有点摸不着头脑。

“是的!”顾宇坚定肯定的摇头。

太好了,没听见。

电话挂断后,顾宇又想:怎么没听见。

宋湘是五点钟到的,后座塞了一堆东西,车门一打开,里头的松香木味道和消毒水味道散了大半,她一手提着东西一手抓着车钥匙。

进门的时候保安亭的大叔像是已经认识她了,这次没等到顾宇下来带她进去,门禁卡滴的一声响起来,宋湘连连道谢。

最先遇到的不是顾宇也不是认识的人,反而是吃晚饭下楼溜达消食的果粒橙,它好像又圆胖了一些,眼睛滴溜溜的转,看见宋湘就奔过来喵喵喵的绕圈喊,尾巴卷着宋湘的脚踝磨蹭,极尽力气的表达自己对她的思念,只可惜宋湘满手都是东西,没法蹲下来给它一点回应。

“诶!嫂子你怎么来了。”青训崽儿出来接水,就看见宋湘手里提着一堆东西还要忙里偷闲应付在脚下撒娇的猫,他快步上前,三下五除二就把宋湘手上的东西腾空了:“怎么不让宇哥下来接你啊。”

宋湘手空了,只剩下顾宇那串车钥匙,她看着眼前的少年,缓而慢的道了谢,然后才蹲下身把势必要叫得嗓子哑的果粒橙抱起来,摸了摸它的毛,然后才轻声说话:“我跟顾宇没有在谈恋爱,你可以不用叫我嫂子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