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>> 穿越小说>> 三国有君子 >>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太平盛世

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太平盛世(1 / 1)

作者:臊眉耷目

公元206年,建康七年,陶商平定西南之境,并令诸葛亮总督两川军政,其率领本部兵马返回了金陵城。

天下平定,太平之世到达,天下无人不雀跃,百姓无人不欢呼。

中原大地在经历了长达二十年的战乱之后,终于重新归于一统。

消息从西南传至关中,再从关中传至中原,从中原传至河北,荆州,徐州,金陵城……

举国同庆天下太平盛世!

陶商的兵马在返回到洛阳的时候,陶谦亲自出城迎接他。

父子俩相见之后,不由紧紧的握住了对方的手,四手相握,双目相对,两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陶应因为要照顾陶谦,所以也驱兵来了洛阳,这小子此刻站在旁边,一会看看陶谦,一会看看陶商,乐的合不拢嘴。

半晌之后……

“父亲,孩儿回来了。”

陶谦满意的点了点头,道:“回来了就好,回来了就好……吾儿,了不起啊,当真是了不起!为父很是以你为荣。”

陶商冲着陶谦长作一揖,道:“若非有父亲的提点和教导,孩儿也不可能建此功勋,孩儿不敢僭越平定天下之功,只能说,这是父亲,整个陶家,还有诸多忠臣义士共同努力的结果。”

陶谦满意的点了点头,笑道:“很好,很好……孩子,走,跟为父去一个地方。”

陶商闻言不由好奇,道:“父亲要领我去哪?”

陶应在一旁道:“父亲是不是要领大哥去城内新开的怡盈轩,那里孩儿已经去过了,无论是舞姬还是吟女,都是极好的……”

陶谦的脸色瞬时间变的有些发白,若不是四周有诸多三军将士,他真恨不能回头一脚踢死陶应。

陶商则是憋着笑,上下打量了一会陶应,低声道:“贤弟家有英武之妻,尚敢去这样的地界,这胆子着实是越来越大了,难不成回头不怕花児废了你?”

陶应闻言脸色一白,急忙四下瞅了瞅,道:“大哥休要声张出去,若是让家中那悍妇知道,我不死也得脱层皮。”

陶商感叹的出了口气,想当初陶应看中了凶悍的花児之时,陶商一直都不明白为什么陶应偏偏会喜欢她?

如今时过境迁,陶商似是看出,陶应的审美观念已经发生了变化,逐渐趋于正常人。

看来当年,他着实还是太小啊。

但很可惜,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,当年的年少轻狂之举所造成的后果已不可更改,可怜的孩子,这辈子只能算是栽在花児手里了。

“呜哇哈哈哈哈~!”随着一声爽朗的笑声,花児从城池里面出现,跟在她身后的,乃是许褚的妻子许氏憨娘,这两个女人一直留在洛阳,一面是照顾陶谦和陶应等人,一面也是负责镇守城池,以防不测。

“呜哇哈哈,恭喜丞相,贺喜丞相!平定天下,名垂青史,当真是功盖寰宇,受万人敬仰!”别看花児是南越之人,说起奉承话来倒也是头头是道。

陶商见花児的相貌和威势依旧是不减当年,不由很是同情的看了陶应一眼,接着拱手道:“一段时间不减,弟妹依旧是雄风不减当年,虎威犹在,当真是令人敬佩。”

花児听了陶商的夸赞,开心的哈哈大笑,声音很是豪迈。

陶应则是在一旁低着头,很是颓废的唉声叹气。

陶谦无奈的摇了摇头,然后对陶商道:“跟我走吧,去拜祭你的岳丈……”

陶商这才明白陶谦要领他去的是什么地方。

他收起了自己的笑容,转头吩咐了徐荣和赵云等人几句,然后便随着陶谦进了洛阳城。

经过一番修葺,洛阳城已经恢复了当年鼎盛时期的样子,天下第一都的魅力又再度显露了出来。

陶商跟随在陶谦的后面,不多时来到了其府邸,在府邸内一所偏僻的静室内,里面摆着王允的灵位。

王允走过去,冲着王允的灵位恭恭敬敬的拜了拜,然后转头对陶商道:“给你岳丈上一炷香吧。”

陶商随即点香,祭奠王允,然后跪倒在他的灵位前,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。

在陶商上香期间,就听陶谦在旁边念叨道:“子师啊,子度这孩子来看你了,他达成了和你的约定,终于平定各路诸侯,还咱大汉朝太平,如今天下战事皆了,老兄弟,你可以好好安息了。”

陶商听着陶谦说的话,不知不觉,眼圈又有点红了。

陶谦继续念叨道:“想当年,这孩子刚领兵出道的时候,不过是一个涉世不深,不通兵法世情的少年郎,如今却是这天下的顶梁支柱,子师啊,这孩子能有今天,你着实是功不可没啊,可惜啊,你没有看到这一天……不过没看到这一天倒是也好,因为有些事,接下来,连老夫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。”

陶商听到陶谦念叨到这里,不由一愣,不明白陶谦怎么会突然说出这些话。

少时,却听陶谦慢悠悠的念叨道:“子师啊,你可知道,老夫这心里苦啊,就在子度攻下成都的消息传来洛阳不几日,糜竺,曹豹和孙乾等人,就先后暗自找过老夫,他们居然是向老夫递送劝进之言,子师,若是你还在,不知会作何感想啊?”

跪在地上的陶商听了这话,不由顿时一惊,他猛然转头,诧异的看向王允道:“父亲,怎么回事?劝进?劝进什么?”

陶谦转过头,认真的看着他:“难道还要老夫说的那般明白么?陶家声威至此,还能劝进什么?”

陶商皱起眉,开始细细的沉思。

陶谦长叹口气,道:“老夫一把年纪了,这天下也不是我打下来的,老夫当然不会行此事,只是你却跟我不一样,如今天下大定,你的声威已经达到了顶点,天下三军,皆听命于你,只怕日后这劝进之言绝不会少……”

陶谦望向陶商,道:“孩子,你究竟想要怎么办?毕竟当今陛下,乃是你的外甥啊,亦是老夫的族孙。”

陶商扑了扑膝盖,站起身,叹道:“他何止是我的外甥,亦是在襁褓之时,由我看大的孩子……其实,曦儿跟我的亲儿子一样,没什么区别。”

陶谦静静的看着他,道:“孩子,那今后的路你想好了吗?”

陶商淡淡道:“当然想好了,没有必要向前迈那一步,毕竟曦儿犹如我亲生儿子一样,陶花亦是因为我落得一身病症,我怎能做出这样的事情。”

“但是你想没想过,你功高盖世,若是有一天,天子长大了……他会不会对你动手呢?到时候,便是举族灭顶之祸,这一点,你想过吗?”

陶商:“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返回顶部